Blackness gentry

宇宙大土豆。

【刺客列传/执离】《相思树 · 上》(又名执明一点都不萌)

保生娘娘:

【这对还挺萌的,感觉有很多可以深挖的东西(。・∀・)ノ゙,突然想写一下练练手


【不过我只看完了执离cut,刺客这部剧也只看了一两集,应该会ooc,有私设,雷,慎






  十五夜,正是月明。




  层殿飞榭,是处风飘玳弦鸾乐,数重珠帘绣幕自上而下,参差迤逦垂落,远远望去如霞如霰,芙蓉落轻红,藕丝拖柔碧。




  执明既已经授意天权天枢通商,天枢自然乐见其成,不日便派使臣前往商议此事,执明自是不愿意多掺和,他要关心的事情比这什么劳什子的使臣要重要得多,比如向煦台缤纷叠云的羽琼花,羽琼花后风冷露寒的妙人儿,一颦一笑都很重要,当然,妙人儿从未笑过便是了。


  所以,为使臣接风宴饮的这等小破事自然不在他考虑中,纵使华阳宫仙乐风飘处处闻,五色丝弦也分毫拨动不得他的心。






  此时的云和殿内,榻上的执明盘腿而坐,吹了吹额上垂落下来的紫毛,咔嚓一声嗑开一枚松子,顺手把松子壳扔了出去,朝捧着衣冠香佩的几个内侍们猛一瞪眼,“不去,本王说不去就不去!你们都给我滚滚滚!滚!”


  执明现下火气正旺,看谁都难受,内侍们面面相觑了一会,胆子大的先上去触霉头,一个“王上”还没出口,执明抄起身边一只蒲桃锦金绣枕,用力摔了出去,那只镶珠坠花的宝蓝绣枕一直扑扑的往前飞,却没立马落地,反而啪的一声,不偏不倚砸在了刚跨进门槛的莫澜脸上。


“哎呦!”




“莫郡侯您没事吧?”




“没事没事。”莫澜自认倒霉,他摆了摆手,捞起落到地上的绣枕,踏着云雾似的,飘到坐在榻上独自生闷气的执明身畔,“王上啊,您这又是怎么了,眼看就快开宴了,您倒是去看看啊。”


“本王没兴致!”


  执明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,往坐榻另一头挪了挪身子,顺便指了指内侍手上捧着的衣饰,一甩衣袖,“还有这些,这些,看着就烦!”


“只是去走个过场而已,王上若不想穿这些,不穿也无妨。”莫澜一边对着执明哄孩子似的慢声细语,一边示意那些内侍都先下去。


  话音刚落,只见执明抬头望了他一眼,又兴趣缺缺的垂下头去,长臂一伸,这下子更是四脚朝天的瘫在了坐榻上碎嘀咕,“这种事情有太傅他们就行了,本王呆在那里,笑不是笑,动不是动,何况本王对这些一点兴致都没有,本王不愿去。”




  莫澜情知他是会这么说的,他们的这位王上和其他的王上可不一样,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八头牛都拉不回来,当然也有例外……想到这里,莫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。


  本来啊,他是想请那位“例外”亲自过来出个面,劝执明去露个脸,然而侥幸心理也要不得,莫澜去的时候照样碰了一鼻子灰,没奈何又折返回执明这里。眼见着执明瘫在床上一言不发,莫澜只得开口了。


“王上这话就不对了,难不成阿离在那里,您也不去了吗。”




  阿离二字话音才落,只见执明浑身如同装上了机簧似的,腾地从榻上坐了起来,动作之迅猛倒把莫澜吓了一跳,“你说什么?阿离也去?他风寒初愈,本王不是让他在向煦台好好调养,什么事情都不必操心吗,怎么怎么,他也去?!”


  执明抓着莫澜肩膀的手摇来晃去,莫澜也被他晃的头晕脑胀,只得一边忍着晕眩一边回话,“阿离说……说他早就好了,王上您慢点……何况他、他是兰台令,通商之事有他的份,他不能不……”




  然而,执明才没等他把话说完。


  只见天权国王上,中气十足的从榻上一跃而起,精神抖擞的便要振袖而出,走了一半却又折了回来,一阵龙卷风般的迭声喊道。


“来人啊来人啊,快给本王更衣!”




  华阳宫


  执明雷厉风行,嫌弃御辇太慢,干脆徒步前去,太监们一路上追的气喘吁吁,好不容易到了华阳宫,执明迎面就被老泪纵横,恨不得马上去太庙感谢列位先王的太傅给绊住了,好不容易被太傅放过,执明又被前来见礼的天枢国使臣缠上了,这天枢使臣看起来倒也不错,执明懒洋洋的瞧了他几眼,兴趣缺缺,一边虚与委蛇,一边踮着脚,目光越过层层叠叠的人群,去望他朝思暮想奉若珍宝恨不能把一颗心挖出来给他的慕容离。


  可惜如今找不到人,心挖出来了也没什么用。






  水殿风来,龙麝喷烟,八方四座皆是簪缨嘉宾,腰系泥金海棠双蝶石榴红裙,挽鹅黄撒银宝相麒麟披帛的宫人缤纷来去,落地夔纹铜山大鼎中,百合御香长春蕊熏的执明犯了头晕,声色眩丽,光转珠璎,一片五光十色里,执明已经将明处暗处角落四周搜寻了千万遍,就是找不到红裾散漫眉眼萧疏的慕容离。


“怎么回事!怎么回事!”


  执明回头瞪着刚赶过来的莫澜,越想越觉得自己被骗了。


“哎王上,您先稍安勿躁。”莫澜的头又疼了起来,“我才问过,慕容大人刚才往殿后去了。”






“怎么不早说!”


  


  只见一阵旋风刮过,刚才还好好站在这里的天权王上又不见了,几片叶子打着转儿吹落下来。




  


  ……




“殿后……殿后……殿——”


  执明一路踢着石子追到了华阳宫后,月光漫过飞檐,他猛一抬头,却瞬间语塞。 


  华阳宫后不远处,是一所极空旷的庭院,亭阁花木都甚是纤巧,只一株粗大绚烂的花树植在庭院中央,英绽莹紫,殊色纷然。


  一袭柔风扑面而来,盈袖弄鬓,缱绻扑入怀中,慕容离就站在离执明不远的树下,月华清明如雪,照的那一身迤逦红衣飘然欲举,仿佛花伴身。


  妙人如以雾为唾,蘼香难尽;妙人若以珠为啼,茜冷易销。




  执明呆呆望着他,一步也不敢动。


  


  他被说成混吃等死,看似不学无术,但是他也读过书,只不过那书若是说出来,大概执明又要被说成不务正业。


  昔有帝琢玉芙蓉为歌舞台,藏美人于金屋宝帐,轻凤飞鸾,舞霞跳珠,时有宫人曰:宝帐香重重,一双红芙蓉。


  执明不喜欢玉树琼枝台,也不喜欢琥珀蔷薇帐,一双红芙蓉对他而言也不过是生的好些的皮囊鳞爪,他喜欢的红芙蓉和这天下的名花都不一样,无花可拟,无人可比。


  因为是他,最喜欢的呀,恨不得每天捧在手心里,看一眼,就喜欢好多好多遍。




  执明本不想打扰眼前花月好景,可等反应过来之后,他的手已经扯了扯慕容离的衣袖,轻轻扯一下,又轻轻扯一下。




  某王上的声音中气十足,一百二十万分小心翼翼欢喜温柔。


“阿离阿离!你在看什么啊?!”




“……见过王上。”


  慕容离转过身来默默望着他,一如既往静静淡淡,正是月上真仙霜前冷。


  执明哪忍心将其孤置广寒宫,他望着他,似乎拼命想用目光送他一份暖意。




“……”


  慕容离还是没有说话,他再度转过身去,红袂对月,若花随身,静的像是一潭寒水,幽冷沉寂,纵然有风来,却连微波都不起。


  就当执明以为他就要这般沉默下去,慕容离却说话了。


“我在,看蚂蚁。”








  看蚂蚁好啊,好啊。执明万分欣慰的点了点头,不过,看蚂蚁——






“诶……诶?!”


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TBC——


【咳,明天就要动身去学校了,只能说,下回会尽快写完吧。。


【咳咳咳咳我到底是在写什么啊!!!


  



评论

热度(75)

  1. Blackness gentry保生娘娘 转载了此文字